您的位置: 主页 > 报告 > 图腾 >

    【影视娱乐】杨幂:从滚滚黄沙挣扎到艳阳高照 zxnawmwv



        发布时间:2020-01-13 11:13   作者:admin  来源:blog



    1986年出生的杨幂有一副老气横秋的口吻,《围城》里的教育部官员口头禅“兄弟我在英国的时候”,杨幂的则是“我二十几岁的时候……”仿佛历经几世纪的沧桑。 如果说她是今年蹿红速度最快的女演员并无夸张。年初的穿越剧《宫》,吸引了一批“90后”女孩,同时,杨幂也成为大学生宅男的梦中女神。随后她的第一部电影《孤岛惊魂》,只是制作粗糙的小成本恐怖片,得到了历年来恐怖片的最高票房,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迹,这要归功于“粉丝”的反复包场。当然恐怖片一向是国内唯一有固定票房的片种,但杨幂在其中的功用使她进入了“85后”女星的第一序列。 很多人认为杨幂的成功来得太快太轻易,其实她已经在娱乐圈里零零碎碎地混了20年,正式出道也有10年,算得上老资格的演员。这中间的心理煎熬,用她的话是“从滚滚黄沙挣扎到艳阳高照”。 4岁时,杨幂在电视剧《唐明皇》里扮演一位小公主,但那时她只是玩票性质。6岁在《猴娃》剧组,制片人李小婉觉得这个调皮的女孩很有意思,表现欲超强,如果表演唱歌,她会强迫摄像机必须对准她,把一首歌唱完,并不管是不是剧情需要。而且不能糊弄小孩地把镜头关上,那时她就懂得看摄像机上的红灯判断是否开机,不开机她就会大哭大闹。 杨幂的经纪人曾嘉认为杨幂有一颗要强的心,也不完全是对名利的追求,就是要证明自己做得好。也因此李小婉看中她,在杨幂16岁时签下了她。 讲话有一些港台腔调的杨幂是北京的胡同妞,父亲是刑警。也许看过太多社会阴暗面,父亲会给女儿讲很多实例,让她不要把社会想象得太美好。上“高一”时重新进入影视行业,在有经纪人之前,杨幂的爸爸陪她进剧组,怕她学坏,怕她受欺负。以至于后来无论她碰到什么负面情况,她都觉得是爸爸讲过的,迟早要经历的,小小年纪就有着悲观主义的心态。 但是父亲的保护并不能把她培育成温室中的小花,杨幂不止一次讲过她在剧组里被导演扇耳光的故事。她不太描述具体细节,只是说因为演不好哭戏,达不到导演的要求,那时她以为所有导演都是这样操作的。有一次在综艺类节目里,主持人问她是什么花,杨幂戏说:“野花。” 野花在野地里野性勃勃地生长,不惧怕外界的风霜雨雪。但一个人完全不受负面事件的影响,似乎也是不可能的。杨幂经常会流露出小女孩愤世的、装强势的口气,例如:“通常我们在提倡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的时候,那些叫嚣的声音又在怎么想?都说人们惯性同情弱势群体,但前提都是事不关己,与个人利益无关。碰上真流氓的时候,讲道理是没用的,装可怜只能被打死。只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就是争取让自己比流氓们更流氓。”这是她还在上大学时发出的声音,让人惊诧于她的早熟和不快乐。 这一切要从她15岁时以一张照片敲开某杂志招聘模特的大门开始。青春期的她叛逆很明显,有一群小姑娘的“粉丝”捧着,也骂着。她在网络上对自己不喜欢的其他模特指摘,讲脏话,都被人留下了证据。随即又有一张三个女孩竖中指的照片流传,杨幂在一个早晨接到不明人士质问她的电话,后来她曾在博客上回忆:“其实这么多年一直没说当时的感受,一来是因为当时小,一下就慌了,二来是因为没有途径可以解释,所以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这两件事成为围绕着杨幂各种是非的开端,她的经历有点像范冰冰,容貌美艳如小狐狸,从演女配角起步,别人对她们的情绪都是比较强烈的爱憎。只是杨幂还没有修炼到最高境界,还会为琐碎的事生气、不服。就像这次爆红,杨幂的结论是:“大多数人希望你不好,当然这些并不是重要的人,所以我不会受影响。”她倔倔地表示:“一直庆幸自己是一个在批评与包容声中成长起来的小孩,虽然可能我经常不把很多批评当回事儿。所以往往这个时候命运就会善意地让我摔个无伤大雅的小跤,姿势不难看,可是会很疼。”2004年,18岁的杨幂得到了《神雕侠侣》中郭襄一角,这一年对她很重要,因为不久后她又以专业课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正式从模特转型为演员。在那之前,她从未觉得演员是一辈子的职业。父母也对她没有信心,本科和高职都替她报了。 “一开始挺顺,所有人都想演金庸剧,我经历一次试戏就去了,正是飘飘然的时候。”大学期间,她是同学中唯一有经纪公司的人,不用再去跑剧组面试,已经演过女一号。 另一方面,她又没有她自己预想的那么红。曾嘉说:“每个演员都会经历很着急的阶段,女孩子会更急,我们给她讲周迅、赵薇的实例。”杨幂一心想拍电影,错过了不少电视剧的机会。 有大半年时间她没有接到戏,忽然有一天她意识到自己不是不可取代的,一直在混。一刹那就顿悟成了工作狂,现在她的通告多到半夜24点还没收工,第二天一早要赶5点的飞机,哭一阵也就算了如果哪天没工作,她会打电话给经纪人:“难道我没有工作了吗?” 这也是最近一阵,杨幂的团队被诟病的一项——把杨幂开发过度,但这种开发是艺人自发的要求。在没有走红之前,杨幂是相当紧张的,她见导演、没有工作都会紧张,直到走红之后,她反而放松了下来,那是一种自信带来的轻松感。“我爸爸不是国王,我也不是公主。”所以工作上的成就给予她极大的安全感。 拍电影《门》的时候,李少红和陈坤一直在教她怎么对媒体讲话,但她不是一个能找话题聊的人。“时间会让原本开朗的人越来越内向,原本内向的人越来越开朗,我坦白,我属于前者。”那时看到陈坤强大的“粉丝”团,她说:“如果是3年前,我一定会很不甘心,很着急,着急自己什么时候赶上去,甚至超过,现在想到,不禁觉得实在好笑。我发现我现在看事物的角度客观多了,我知道自己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上,我知道自己的高度在哪儿,我真的不着急了,因为我知道,一夜成名这种事情等等,都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如果不是面对不熟悉的人,她会频出警句,曾嘉说杨幂是那种会对着一片树叶发呆的人。譬如:“感觉演员有时很像鸟,看起来最自由,其实是毫无着落。看起来很大的舞台,到头也只能在笼子里,翻出多少花样,也倔不过那几根铁丝。”或者:“一份爱情,一旦有了作秀的装潢,必定变得金碧辉煌,但无疑失去了爱情中最质朴的美好。做出来的好,是给别人看的好,其实谁苦谁知道。一旦变质,连放声大哭的权利都被自己剥夺了。” 她不像对爱情、生活还有憧憬的小女孩,而是透着过尽千帆的疲惫。她说自己从小就不爱做梦,这种现实的做法也使用在了接戏上。工作人员告诉她,有两个剧本,一个片酬很高,另一个只有前一个的一半,但你会是女主角,所有的戏围绕你。虽然明知后一部戏是穿越剧,情节相当幼稚,也没有明星大腕儿,她还是选择信任经纪人。在横店拍《宫》时,有友人笑话她,怎么还在拍烂电视剧,早就该进军大银幕,杨幂难得的没有着急。果然,这部接手时完全想象不到前景的戏把杨幂捧到了半空。 眼看着过去一起工作的模特变得很浮躁,杨幂承认自己也变了。她引用纳兰容若的词:“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有可能是故人真的没变,变的却是自己的心境。你以为的,往往都不是你以为的。” 出名后,自然有很多富人追求。杨幂没有表白她不爱好有钱男人,反而说:“难道所谓的有钱人就只是有钱么?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了?然后他们的爱情还是只能建立在金钱上的,大家各取所需?呜呼哀哉,简直就是格林童话一样的悲剧。不提倡,不主张,也不一竿子打死。试着让自己全面一点看问题。” 包括对潜规则的话题,她也不会由于在乎外界看法而刻意撇清。“通常人们只会看到成功者的光环而忽略他们背后的付出,所谓英雄不问出处。对于敢于付出,努力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的人,我觉得勇敢的。何必一定要选择抨击呢,没有那么片面和肤浅吧。”这时她又流露出北京女孩我行我素的特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上一篇:传销男子暴力袭警被民警开枪制服 dizdohjf

    下一篇:辉县市金天问王振龙其人——关于河南省辉县市金天问王振龙涉黑 YFV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