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报告 > 图腾 >

    实名举报河南荥阳市法院院长俞剑锋的违法行为



        发布时间:2019-04-15 10:36   作者:admin  来源:ztgc



    举 报 信河南荥阳市法院院长俞剑锋徇私舞弊、暗箱操作,伪造执行和解协议书, 终结执行裁定书, 破坏、阻碍执行生效裁判。我叫马正义, 男, 回族, 1956年8月14日出生,住河南省荥阳市贾峪镇马沟村007号,身份证号:410121195608147016,手机号:13783606970。我实名举报河南省荥阳市贾峪镇人民政府镇书记李旭东、镇长吉喆涉黑拒不执行生效裁判,为了逃避赔偿责任目无党纪国法、滥用职权、干扰执行、暗箱操作,恶意串通荥阳市人民法院院长俞剑锋、荥阳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马新乐徇私枉法、官官相护,于2014年5月10日合谋非法伪造(2005)荥民二初字第95、96号执行和解协议,把原裁定被执行人为贾峪镇人民政府223350元,改变成为荥阳市袁庄煤矿10万元(煤矿已被关闭), 并于2014年5月12日非法制作(2006)荥执字第165、166号执行裁定书, 终结荥阳市人民法院(2005)荥民二初字第95、96号民事调解书的执行,干扰司法,故意人为制造冤、假、错案,该作为的不作为,不该作为的乱作为,严重侵害了我(债权人)的合法权益,致使我倾家荡产、债台高筑、穷困潦倒精神崩溃,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2005年3月15日,我介绍袁庄煤矿向马义俊、马义环、马俊霞等借款共15万元,并约定利息为一分,期限为六个月。因袁庄煤矿到期未归还借款及利息,故债权人马义俊、马义环等委托我为代理人诉至荥阳市人民法院,请求判令袁庄煤矿支付15万元借款及利息,在诉讼过程中,荥阳市人民法院于2005年9月20日作出(2005)荥民二初字第79号民事裁定,将被告袁庄煤矿整体实施了查封,后因国家政策的调整,袁庄煤矿被中原煤矿实施整合,并于2005年12月被荥阳市人民政府实施政策性关闭封停并注销, 另贾峪镇中原煤矿在与荥阳市贾峪镇袁庄煤矿资源整合期间支付给荥阳市贾峪镇人民政府资源补偿费150万元,故被告贾峪煤矿已无遗留财产清偿债务。2007年8月26日,我支付给马义俊、马义环等借款及利息共17万元,同时马义俊、马义环等均口头表示将债权转让给我,并给我出具了15万元收据,随着债权的转让,我的代理人身份,已转变成债权人。 2011年7月5日,荥阳市人民法院作出(2006)荥执字第165、166号裁定如下:一、追加荥阳市贾峪镇人民政府为本案的被执行人,被执行人荥阳市贾峪镇人民政府在接受的财产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二、限被执行人荥阳市贾峪镇人民政府于裁定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申请执行人马义俊清偿债务。三、逾期履行的,本院将依法强制执行。对此贾峪镇人民政府提出执行异议,但被执行局驳回,贾峪镇人民政府不服又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被依法驳回。贾峪镇政府为了逃避赔偿责任,拒不履行生效判决,恶意串通原债权人马义俊、马义环,弄虚作假、颠倒黑白,非法取消我的代理资格。为了使该非法目的合法化,贾峪镇人民政府镇长吉喆、镇书记李旭东、副书记张文明、朱留凡、政府办主任沈永朝、司法所所长孙丽红等滥用职权、干扰司法,串通勾结荥阳市人民法院院长俞剑锋、执行局局长马新乐等徇私舞弊、暗箱操作,伪造(2005)荥民二初字第95、96号民事执行和解协议书, 把原裁定被执行人为贾峪镇人民政府223350元, 改变为被执行人为荥阳市袁庄煤矿10万元(煤矿已被政府关闭), 并非法解除被荥阳市法院查封的1700万元保证金,破坏、干扰法院执行已生效的(2006)荥执字第165、166号民事裁定书,被执行人为贾峪镇政府,阻碍法院执行贾峪人民政府支付债权人223350元。严重侵害了我(第三人、债权人)的合法权益。(2005)荥民二初字第95、96号民事和解协议书因违法而无效。一、该《和解协议》违背事实和法律,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而伪造的虚假和解协议,且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二)、(三)、(五)项之规定及《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无效民事行为》 下列民事行为无效:(四)恶意串通损害国家或者第三人利益的;(七)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无效的民事行为, 从行为开始就没有法律约束力。荥阳市人民法院(2005)荥民二初字第95、96号民事和解协议书属无效民事行为。被执行人荥阳市贾峪镇政府滥用职权、干扰司法, 并恶意串通勾结原债权人和荥阳市人民法院徇私舞弊、暗箱操作, 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伪造和解协议,制造冤、假、错案,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 严重侵害了第三人(我)的合法权益,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二、该《和解协议》违背了(2006)荥执字第165、166号民事裁定书。荥阳市法院在执行马义俊与荥阳市贾峪镇袁庄煤矿借款纠纷案中, 被执行人荥阳市贾峪镇袁庄煤矿不能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因荥阳市贾峪镇袁庄煤矿于2005年12月被荥阳市人民政府实施政策性关闭封停, 并被注销, 且贾峪镇中原煤矿在与荥阳市贾峪镇袁庄煤矿资源整合期间,支付给荥阳市贾峪镇人民政府资源补偿费150万元,现被执行人已无遗留财产清偿债务。故荥阳市人民法院于2011年7月5日作出(2006)荥执字第165、166号民事裁定:追加荥阳市贾峪镇人民政府为本案的被执行人, 被执行人荥阳市贾峪镇人民政府应在接受的财产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贾峪镇人民政府明知债权人享有到期债权且已诉讼,未能让债权人参与按比例兑付。造成债权人无法实现债权,对此贾峪镇政府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故荥阳市法院追加其为被执行人理由充分。三、马义俊无权取消我的代理资格,更无权代理马义环与袁庄煤矿借款案件,因为我是本案的债权人。2005年我介绍荥阳市贾峪镇袁庄煤矿向马义俊、马义环等借款共15万元,因袁庄煤矿到期未归还借款,故马义俊、马义环等委托我代理诉讼至荥阳市人民法院,请求依法判令债务人袁庄煤矿支付马义俊、马义环等债权人借款15万元及利息,在诉讼过程中,荥阳市人民法院于2005年9月20日作出(2005)荥民二初字第79号民事裁定,将被告袁庄镇煤矿实施了查封。2005年12月荥阳市人民政府对荥阳市贾峪镇煤矿实施了政策性关闭封停, 并注销。经查贾峪镇中原煤矿在与荥阳市贾峪镇袁庄煤矿资源整合期间,支付给荥阳市贾峪镇人民政府资源补偿费150万元, 故被告贾峪袁庄煤矿已无遗留财产清偿债务。2007年8月26日,因荥阳市贾峪袁庄煤矿已关闭封停, 并被注销, 无法执行。引起债权人之间吵架、打架、动刀子,我作为介绍人又是家门兄弟,害怕出人命,便自愿借款垫资支付给债权人15万元借款及利息(有2007年8月26日马义俊收到我马正义5万元、马义环收到5万元、马俊霞收到3万元、巴凯收到2万元,另外,还有2万元利息,共计17万元,15万元借款有收据,2万元利息没有写条。), 同时各债权人均口头表示将债权转让给我。2011年7月5日,荥阳市人民法院作出(2006)荥执字第165、166号民事裁定:追加荥阳市贾峪镇人民政府为本案的被执行人,并判令被执行人荥阳市贾峪镇人民政府在接受的财产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可是贾峪镇人民政府非但拒不履行生效裁判,反而还滥用职权、干扰司法、阻碍执行,恶意串通荥阳市人民法院院长俞剑锋、执行局局长马新乐,并用两万元收买原债权人马义俊弄虚作假,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非法取消我的代理资格,伪造代理马义环的委托书,伪造(2005)荥民二初字第95、96号和解协议书。将原裁定被执行人为贾峪镇人民政府223350元, 非法变更为荥阳市袁庄煤矿10万元,破坏、干扰、阻碍法院执行生效裁定, 侵害了我(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我是本案的债权人,马义俊、马义环等原债权人无权取消我的代理资格,因为马义俊、马义环已于2007年8月26日将15万元债权转让给了我(有2007年8月26日马义俊、马义环等出具的收据为证)。可是没想到马义俊忘恩负义,被金钱充昏了头脑,与贾峪镇政府合谋弄虚作假坑害我,致使法院的生效判决无法执行。且马义俊还隐瞒了和解协议中的10万元(有2014年5月10日马义俊的拾万元收款条为证),贪污我(真正的债权人马正义)4万元,真是一个卑鄙小人。马义俊明知道荥阳市贾峪镇袁庄煤矿已于2005年12月被贾峪镇政府关闭封停并注销,已无遗留财产清偿债务,无法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且荥阳市人民法院已于2011年7月5日作出(2006)荥执字第165、166号民事裁定:依法追加荥阳市贾峪镇人民政府为被执行人(有2014年5月12日荥阳市人民法院执行笔录为证),可是其为了20000元好处费,竟然与贾峪镇政府、合谋取消我的代理资格, 并陷害我将执行款领走了,该执行款已履行完毕,说瞎话。因此,马义俊取消我代理资格的行为是违法的无效的。无奈,我于2017年9月3日向郑州市纪委、郑州市中院、郑州市人民检察院等部门举报,要求依法追究吉喆、李旭东、俞剑锋、马新乐等违法违纪的法律责任,并依法督促荥阳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2006)荥执字第165、166号民事裁定。可是,没想到荥阳市人民法院拖延办案,贻误工作,至今都没有执行(2006)荥执字第165、166号生效民事裁定。请求上级领导为民作主,查明事实真相:一、依法追究吉喆、李旭东、俞剑锋、马新乐等滥用职权、干扰执行、暗箱操作, 并恶意串通原债权人马义俊非法取消我的代理资格, 伪造委托书弄虚作假、颠倒黑白,伪造虚假执行和解协议违法违纪的法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二、依法强制执行(2006)荥执字第165、166号民事裁定,还我公道。此 致举 报 人:马正义2019年3月30日




    上一篇:骗子公司逸管家,美籍华人路易斯张,恶意扣取

    下一篇:冠军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