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报告 > 城镇 >

    河北秀兰公司“削山建墅” “后台”呼之欲出



        发布时间:2019-04-15 09:21   作者:admin  来源:ztgc



    近期,国内多家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削山造建别墅项目占地3900亩,保定市满城区国土局称至今别墅无土地证,项目存在未批先建。而鲜为人知的是,这片违规建设的土地,其开发企业,来头不小。这片违规建设的别墅区,开发企业名为河北省秀兰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秀兰公司),其背景无疑让人颇多联想——毕竟,保定市,乃至河北省,有如此开发资质的建筑企业多如牛毛,那么,为何秀兰公司敢如此胆大妄为呢?近期,在媒体的调查走访中,有群众向记者反映,秀兰公司确实“上头有人”,此前,秀兰公司就在保定市高阳县参与了一起住宅小区建设——进场一年多,一砖一瓦没动,秀兰公司却拿到了高阳县政府给予的大笔补偿。这是什么情况?秀兰公司家里有矿?还是真的“上头有人”?

    近日,记者在暗访中得知。早在2013年2月16日,高阳鑫境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鑫境界公司)以土地招牌挂取得该县县城北二环387亩土地使用权及开发权。同年一二期项目60亩进行开发建设24栋商住楼“鑫城壹号,项目占总地面积48335.4㎡,建筑面积105924.3㎡,2014年12月份因资金问题全面停止施工及开发,至今鑫境界房地产涉案各类债权金额6.1亿元之多,涉及941名债权人(其中房产债权750人)。

    高阳县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30日受理对鑫境界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并指定了清算组担任管理人。当时,管理人组长为杨振山(原高阳县副县长),后由于工作调动调离高阳。2017年12月,管理人负责人更换为现任高阳县副县长王健。

    王健副县长上任后,2017年1月, 为了恢复“鑫城一号项目”的一期、二期在建工程建设,要求法院在网站发布招募公告,原施工单位河北中宏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中标。之后,王健却无故推翻前期法院网站公开的招募结果,重新走“招标投标”程序, 第一次招标“失败”,又决定第二次招标(王健散布需要用“秀兰公司”这样有实力的公司)。这样一来,造成了4个月施工黄金期的推延,破产进程也停滞不前,就是为了达到保定秀兰房地产开发公司(简称秀兰公司) 进驻高阳县开发房地产项目的目的。

    副县长王健亲自主持秀兰公司开工典礼并对业主承诺3个月交工,使业主、债权人和债务人看到希望。但是从秀兰公司进场至今,未添一砖一瓦,活生生地耽误了一年多的时间。应该说在没有任何阻力的情况下,工程却丝毫没有进展。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秀兰为什么不施工?是债务人阻挡了?还是债权人阻挡了?还是业主阻挡了?人们心中不禁有个问号。可想而知,各方人员心中的希望变成了失望。特别是给广大业主造成巨大的损失,业主被迫多次到县政府上访讨要说法。

    更离谱的是,高阳县政府不但没有追查秀兰公司未按时交工的原因,反而以弥补损失为由和秀兰公司签订了《协议书》,将200多亩(部分农田和村庄)土地的一级整理及其开发项目(未经过招投标)交给了秀兰公司实施(可查县政府的信息公开网站)。之后,县委书记高文才明示,县政府以秀兰公司受损失为名,将此列为“解遗件”。这一行为值得深思。

    据悉,债务人曾求助荣盛集团赞助资金8个亿,这样完全能解决债务人的所有债务。为促进高阳县稳定发展,妥善解决破产问题,2018年2月2日,高阳法院肖伟院长带领主管破产案件的冯立强副院长等一行人对荣盛集团进行了实地考察,双方就破产企业的债务、土地等与和解有关的问题进行了探讨。荣盛集团有意与破产企业合作,促使达成破产和解。但在破产和解程序的关键时刻,2018年3月,高阳县政府相关领导人为将鑫境界公司以土地招牌挂取得的300多亩左右土地的使用权及开发权调规变性成商业用地。同时,土地变性也是和解程序失败的主要原因,和解程序中断,给众多债权人造成了巨大的不可挽回的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八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取得的行政许可受法律保护,行政机关不得擅自改变已经生效的行政许可。行政许可所依据的法律、法规、规章修改或者废止,或者准予行政许可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的,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行政机关可以依法变更或者撤回已经生效的行政许可。由此给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造成财产损失的,行政机关应当依法给予补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规定,滥用职权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故意逾越职权,不按或违反法律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或者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侵吞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遭受重大财产损失等行为。

    鑫境界公司依法取得的土地使用权和开发权理应受法律保护,但在债务人和债权人并不知情的情况下,高阳县主要领导和相关部门无故将土地调规变性,涉嫌滥用职权。这不仅严重侵犯了企业的权益,而且因土地变性给债权人和债务人造成巨大经济损失。2018年8月28日,诸多媒体曾经报道了题为《河北高阳:“权大于法”凸显“懒政滥政”之害》的文章。文章中提到,河北省高阳县个别主要领导将个人权力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滥用职权,运用行政权力干预司法,导致高阳县一私企破产程序迟迟不能推进,牵涉高阳县诸多企业受到牵连不能发展,更是给多数债权人和业主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

    媒体曝光后,县委书记高文才将副县长王健调出管理人的岗位,同时扬言,要通过县公安局网监追查反映问题的人进行打击报复。

    2018年11月1日,由县委政府出文经法院裁定,管理人负责人由副县长王健更换成常务副县长蒋东方,其上任三个多月来更是不闻不问。由于管理人的负责人是政府官员,掌控破产进程的全局,因其严重不作为,给债权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生活压力。部分债权人因债权不能清偿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甚至导致个别债权人走入歧途。

    显然,这种以行政权力干预司法甚至操控法律的行为,明显违背了法律高于一切的精神。在权力的干预下,高阳县委书记高文才违纪插手,给私企破产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不但没有推进,反而以权压人,视法律为儿戏,视百姓如草芥,将债权人反映情况视为给县里捣乱添麻烦,更是扬言说不怕告,大不了换个位置。

    高文才如此不屑的态度,使得很多债权人忿忿不平。有人向媒体提供了高文才来高阳之前任职涞源县县委书记的一些“作为”。涞源县县委政府在拒马河改造、滨湖公园修建和保定香格里拉、御夏山水城小区建设中,征地不讲法律依据,直接导致三百人集体卧轨待毙,前泉坊村50多人被抓,全县21人被提起公诉。官民矛盾激化,农民怨声载道。涞源县人民对高文才在百度上公开的评价是:政治素质低,政治敏感性差;法律意识淡薄或者说没有;组织领导能力差,群众工作能力差。另外,党性和人性都受到质疑。像高文才这样的人,在涞源县干成这样,为啥还要让他再去高阳呢?难道祸害一个涞源县还不够,还要去祸害高阳吗?高文才的种种作为,中纪委网站上亦是榜上有名。

    高阳县众多业主和债权人已经对高文才失去了信任。据悉,众多债权人强烈要求高阳县委书记高文才承担追责的后果,确保法律赋予的权力在阳光下公平公正的行使,以使广大群众的合法权益依法得到应有的保护。

    舆论监督,激浊扬清,扬善抑恶,乃是媒体的职责。像高阳县主要领导如此这般滥用职权,给当地企业和人民造成重大损失,按照党纪国法该如何追究?众多媒体将持续关注跟踪报道。河北秀兰公司“削山建墅” “后台”呼之欲出_江苏快讯网 http://news.jsdushi.net/2019/0225/236578.s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上一篇:小小腐败村官,从区委到办事处层层保护

    下一篇: